直击-诺维茨基最后一次回热火?他赢过输过怀念过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2-23 01:57

微微躬身,将加长加厚的护膝卷到自己右腿的正确位置上,德克-诺维斯基缓步踏入了美联航中心。“老司机”身着长短套袖的训练服,灰色训练裤的一只裤脚被卷到了膝盖弯以下的位置,随后准备开始自己的第一记投篮。

卷起运动长裤的某一只裤脚,借以展示自己的腓肠肌和跟腱——这是二十一世纪初喜欢打篮球的中小学生们的潮流装扮。那是个火红色的篮球年代:2004年,休斯顿人将两届连庄得分王特雷西-麦格雷迪带到了火箭,大卫-斯特恩老爷子则大手一挥,把休斯顿火箭和萨克拉门托国王带到了中国。“姚麦组合”穿着宽大的运动服那张合影,成为了不知多少青少年的篮球和时尚启蒙。

如我们所说,那是个火红色的篮球年代。火红色的休斯顿火箭,在第一届NBA中国赛的那个赛季拿了51胜31负。大姚逐渐成长为NBA联盟名副其实的顶尖中锋,上天入地的麦迪,在35秒里拿了13分。

火红色的休斯顿火箭最终在西部名列第五。它们季后赛首轮的对手,便是由德国人诺维斯基率领的达拉斯小牛。火箭在达拉斯先拿两场,在那两场中,麦迪骑着大竹竿扣了个脆生生的篮,第二场,他在右侧油漆区顶角的一记跳投杀死了比赛,落地后的那个弹烟灰的手势,简直是太酷了。

然后呢?然后的休斯顿火箭,莫名其妙地输掉了系列赛。他们在小牛的家门口拿了个2:0,那会儿已经有人在盘算休斯顿人第二轮的对手究竟是谁了。之后,他们又在自己的家门口输了个2:3。第七场的生死战,诺维斯基带着自己的小牛,赢了火箭队整整四十分,赢得几天前还在牛仔的门口弹烟灰的麦迪哑口无言,只在发布会中撂了一句:“we will be back.”

印象中,当时解说比赛的哪位主持人这么说:“诺维斯基那篮儿准得,就跟小刀子似的,每一刀都见血,一下一下的就把你赢了。”

老司机或最后一次回美航

于是我就特别仔细地看诺维斯基的投篮。他的投篮,如果让一个专业的投篮教练来看,肯定能指出不下十个问题:护球的左手肘有明显的外翻,手掌则有明显的内旋助力,从正后方看,你甚至怀疑他是在用双手投篮。双脚在投篮准备时的间距尚可,但却往往在落地后莫名其妙地分得过宽...等等等等。

当然,我觉得没有人敢当着老司机的面儿这么说。德克用这样的投篮,在这个夜晚之前,射下了30624分。说德克的投篮手法不专业,简直就好比责怪迈尔斯-戴维斯不会拿小号。德克的金鸡独立式翻身后仰,几乎在一定意义上改变了这项运动的玩儿法。在他之前,七尺长人似乎是不被允许投中远距离篮的。

当然,你也许会说拉里-伯德是个例外(事实上,大鸟的身高是6尺9寸),当年的全明星赛,伯德跟更衣室里的一票全明星说,“你们谁准备好拿三分大赛的第二了?” 德克没有伯德那么狂,尽管他也曾击败过君子雷,拿到过三分大赛的冠军。在那场决赛里,诺维斯基拿了30分里的18分。

在热身的最后,司机在自己训练师的陪伴下,又在每个三分点投了五个三分,零度角的前两个偏筐而出后,他连续命中了接下来的八球,并在投丢了第九球之后因为懊悔发出了一声清啸。

他的眉眼依旧硬朗而俊秀。十二年前,因为那轮小牛与火箭的系列赛,他成为了全中国火箭球迷的仇敌。如果你喜欢诺维斯基,那几乎就意味着你在与百分之八十的NBA球迷作对。那时候的诺天王,便是那般硬朗而俊秀的面庞,外加一头飘逸的金色卷发,因而极易俘获女球迷的芳心。

现在回想起来的一个例子便是,小学隔壁班的一个年轻的美女老师,看我这个小屁孩穿着父亲从美国带回的麦迪球衣,甚至不耻下问,向我打听哪儿能买到诺维茨基的41号球衣,还特别强调,“一定要客场的,蓝色的那款。”

的确,在那个年代,主队通常会选白色球衣,客队多穿彩色球衣。时代的颠覆,有时候也体现在球衣颜色的变化上:一袭白衣的诺维茨基登场,脚下的地板,清清楚楚地刻着美联航。

对德克来说,美联航中心不是一个一般的名字。球馆上空的两面旗帜,都跟这位德国人有关系:2006年的总冠军旗帜,那一年,飞天遁地的德怀恩-韦德在鲨鱼的辅佐下,在诺天王面前拿下了球队历史上的第一座总冠军;2010年的东部冠军旗帜,拜诺天王所赐,刚刚组建的热火三巨头并没能在达拉斯小牛队面前赢下那座元年总冠军。

败也热火,成也热火。老司机与热火的故事,简直就是一部不用改写的好莱坞剧本。在那个冠军年,德国人诺维斯基率领着自己的球队,来了一次十分美式的孤胆英雄表演。在他的面前,是虎视眈眈的韦德,詹姆斯和波什,四年前的他,还根本招架不住三巨头之一的闪电侠。然而,在美联航的地板上,他用打着夹板的投篮手指一次又一次地将皮球送进热火的篮筐。

他的投篮跟小刀子似的,每一刀都见血,一刀一刀地将三巨头的冠军梦划得稀碎。

而今,当面锣,对面鼓,两军阵前唯二的老熟人,除了对方的主帅斯波,仅剩热火板凳席末端的哈斯勒姆。热火老臣应该不会忘记2011年的总决赛第四场,赛前还发着高烧的诺天王在比赛结束前顶着他的那次突破上篮绝杀。今天的UD(哈斯勒姆在队内的尊称)基本是球队吉祥物式的存在,却极为罕见的在第一节就出场了。

UD出场,就奔着防诺天王去的。

在这个夜晚,热火阵中一众年轻球员,都渴望用自己的方式向这个对手表示敬意。顶替怀特塞德首发的新秀阿德巴约,更是不止一次在老司机的脑袋上肆虐篮筐。诺维茨基看着挂在蓝筐上怒吼的巴姆无奈一笑:当年自己进NBA打球的时候,巴姆-阿德巴约还是个一岁的婴儿呢。而今,那个婴儿长得比日渐消瘦的诺天王壮了一个号,打得兴起,还在天王面前秀起了内线脚步。黑人球员玩儿这套活儿,比之当年脚下蝴蝶生花的大郅,可差远了。

但诺天王就是投,他从来不耗费过多精力在防守上,但他就是投。他几乎是一瘸一拐,“两步并做三步”地在三分线外接球,双腿微曲,护球手“不正确”地外翻,内旋,右手指天,双眼盯着颤动的篮网。

在这个夜晚,诺维茨基出手了15记三分,命中了其中的6个。15个三分,老司机只在自己还不是老司机的2010赛季单场出手过这么多个三分。当第三节诺天王在弧顶处连续命中两个三分球,将比分追到73:77时,他的投篮手向空气中有力地挥出了一记下勾拳。他怒吼着,像极了当年金毛狮王般的怒吼。

只是这一次,像小刀一样一刀一刀地带走比赛的,是迈阿密热火。

热火阵中的小个子投手艾灵顿今天出手了12次三分,并命中了其中的8个。这支让天王感到陌生的热火队全场三分球25投16中,命中率达到了可怕的64%。

比赛结束,小牛输了。我有些意外,心说以诺天王这样的派头,毕竟可能是生涯最后一次来这座特殊的球馆打球嘛,不得跟老对手表示表示吗?谁料他在终场哨吹响后就大步流星的走进了球员通道,走回了更衣室。

我后来还是在更衣室里看到了诺维茨基。他最后一个洗完澡,喃喃自语道:我准备好了。方才围着丹尼斯-史密斯的记者们这才渐渐聚拢到诺天王的身旁,这时我问他,又一次回到美联航,你什么感觉?

德克似乎早就意识到有人会问到这个问题,而他的回答,我想这么概括给大家:

我在这个球馆输过,也赢过。

这个夜晚结束了,我很怀念它。

驻迈阿密特派员/李寒邻 文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